第333章 抽身_0

事实证明,严雍能成为玄铁军的统领,确实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法,并且他也知道放脱云笑结果,在这一刻,他绝不能有半点留手。“欠好!”发挥鬼踪步十分困难抢出一丝抽身之机的云笑,忽然感应到死后风声呼呼,就知道是那严雍追上来了,而这么短的间隔,绝不足以让他逃出世天。其实鬼踪步这一门身法脉技,并不是以度见长,而是以怪异著称,云笑这猝不及防抢出的空当,仅仅让他脱离严雍的进犯规模算了。但实际上云笑和严雍之间的间隔,仍旧有着差不多一个大阶,并且是灵脉境的大阶,究竟云笑只要合脉境巅峰,假如真被那严雍缠上,仍旧是死路一条。可是到了这个时分,云笑也只能发挥鬼踪步,其他那些对度加持数倍的身法脉技,以他此时的脉气修为,底子就不能发挥。况且此时的云笑,全身都处于暴烈力气的暴虐之中,若是再强行发挥一些蛮横的脉技,恐怕他的身体都会瞬间爆裂而开吧。因而当云笑感应到死后越来越近的严雍气味之时,他的一颗心已是沉到了谷底,只要让那家伙出一击,自己的身形难免瞬间迟滞,再想抽身必然难于登天。人间之事,总是有起色的,合理云笑抑郁得想要狂的当口,一道他了解的声响忽然从某处响起,让得他不由喜从天降。“手下留情!”这道声响出人意料,乃至连别的一旁的严师和十数名皇室护卫,也被这一声惊得反响过来,当下脸色都不太美观。因为他们和云笑相同,关于这道声响尽皆不太生疏,那正是归于玉壶宗宗主玉枢的,而这位玉壶宗主,乃是云笑的教师。来者正是玉枢,他远远看到那严雍朝着云笑追去,并且越追越近,这么远的间隔也来不及阻遏,只能是大喝作声,以期可以救云笑一命。至于之前玄九鼎和那护卫所说的盗宝,玉枢是一万个不信任的,他知道自己那个新收的弟子,肯定是中了太子的估计,这才深夜被困。作为云笑教师,玉枢是真的将其当成了自己的弟子,并且他终身之中,只收过云笑这一个仅有的弟子,更无子无女,所以简直将云笑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而此时的云笑命在旦夕,玉枢又没有感应清楚云笑的脉气,所以他以为在一名灵脉境强者的一击之下,云笑无论怎样不可能活命。情急之下的玉枢,都没有意识到此时时刻都曩昔这么久,为什么云笑还没有被击杀或被生擒,他仅仅下意识地忧虑云笑的安危算了。仅仅一贯在玉壶宗说一不二的玉枢,这一刻的喝止之声,却是没有收到半点作用,像严雍这样的玄铁军统领,只知道听命于玄月国主,还有那为政的太子殿下,一个宗门之主,可还指令不了他。乃至在听到玉枢这一道喝声之后,严雍不免夜长梦多,错过了击杀云笑的最好机遇,他这一刻的度猛然加快了几分。“该死!”见到这一幕,玉枢不由心头一寒,这么远的间隔,严雍这第一击,他无论怎样来不及阻止,而让得这一击轰到云身上,自己那弟子无疑会瞬间身死道消,他可不会以为严雍会手下留情。砰!哪知道接下来生的一幕,差点让玉枢眼珠子都掉出来了,因为在严雍出那强力一击的一起,他的那个弟子,居然身形一顿,回过身来和灵脉境中期的玄铁军统领硬接了一记。一道大响出,玉枢想像之中云笑的筋断骨折并没有呈现,反而是借着这一股力气倒退出数丈,然后一个回身,飘然而去。“吓……,合脉境巅峰,这……这是怎样回事?”直到这一刻,玉枢才感应到抽身而走的云笑,那爆出来的脉气气味,当下目光不由愈加板滞了,因为这底子就不存在于他的意念之中。最初在脉藏之内生的工作,玉枢却是有所耳闻,可是那个时分的云笑,最多提升到合脉境中期算了,又怎样可能有现在这般逆天?仅仅此时的玉枢,底子来不及去细想太多的细节,因为那一击不中的严雍,度可没有半点削弱,他势要将云笑给击杀在此才肯罢手。不过通过第一击之后,玉枢现已是朝着这边赶过了数十丈,严雍想要对云笑出第二击,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作为灵脉境巅峰的玉壶宗宗主,玉枢的实力比严雍不知强了多少倍,见得他顺手一挥之下,那个玄铁军统领直接是蹬蹬蹬连退了十数步,这才拿桩站稳,其脸色已是一片阴沉。“玉枢宗主,你干什么?”被玉枢挡住追击之路的严雍,心境极度恶劣,那可是太子殿下交待下来的使命,现在却功败垂成,这让他怎样向太子殿下交待?“哼,在本宗主的面前,想要杀我玉枢的弟子,你是否太不将我玉壶宗放在眼里了?”别看玉枢素日里温润如玉,但作为帝国三大宗门之一的宗主,他可不会真是个老好人,连符毒这样的毒脉师都被他镇慑得不敢多言,更况且这个只要灵脉境中期的严雍了。唰!趁着严雍和玉枢冷怒对话的一起,云笑却没有在这儿过多耽误,见得他几个起落之后,已是消失在了远处的阁楼之间,再也不见一丝踪迹。“嘿,这小子,却是聪明!”看到这一幕,玉枢脸上尽管冷厉,可心中却是暗赞了一声,因为他知道玄月国主和太子他们立刻就到,假如云笑还逗留在这儿的话,凭他一人,可维护不了。况且玉枢知道玄九鼎心思细致,已然设下计谋,就绝对不会给云笑留下任何辩解的地步,若是当面对质,说不定还会被皇室给扣押,到时分状况可就不能意料了。所以说此时云笑趁机抽身才是最重要的,玉枢信任本相总有大白的一天,况且就算是不能自证洁白,以云笑的天分,当他修炼到和自己相同的层次时,恐怕连皇室都要对其另眼相看吧。玉枢身为玉壶宗的宗主,莫说云笑并没有盗走什么宝藏,就算真盗走了,玄月皇室也得好好衡量衡量,要不要因为一件身外之物,而挑选和玉壶宗开战?嗖嗖嗖……当这些想法从玉枢脑际之中一闪而过的当口,一连数十点破风之声从远处传来,待得严雍回头看去时,心头登时升腾起一丝不详的预见。来者正是玄月国主等人,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之前揽月殿内的许多宗门之主外,偏殿之中的某些来宾,也因为听到风声而赶到了这儿,想来看一番热烈。不过这些人在来的路程之中,现已知道这儿生了什么事,当下都有些乐祸幸灾,究竟不是一切修者都对玉壶宗恭顺有加的,像那青山宗相同心胸妒忌的大有人在,能看到玉壶宗吃瘪,却是一件脍炙人口之事。“严雍见过陛下!”见得玄月国主过来,尽管严氏兄弟唯太子玄九鼎马是瞻,但现在的玄月帝国,究竟仍是玄浩然掌握,所以他们尽都不敢慢待,抢上前来躬身行礼。“算了,那个叫云笑的小子呢,抓到了没有?”玄浩然却是对这严雍有些形象,见得他摆了摆手,目光有些阴沉地扫了一眼,在没有看到某个少年的时分,已是沉声问。国主陛下身上的威严一爆开来,严雍身形都不由一颤,然后却不得不恭声说道:“回禀陛下,因为玉枢宗主的阻遏,那盗宝贼云笑他……他跑了!”“真是个废物!”闻言玄浩然脸色更是阴沉如水,侧头骂了一句后,就是将目光转到了玉枢的身上,那眼眸深处,闪烁着一抹莫名的意味。事实上玄浩然和玄九鼎绝不相同,他考究的是光明磊落,就算是用计,也只用阳谋,而不会像玄九鼎这样为达意图,无所不用其极。玄浩然想要捉住云笑的意图,是想当面和玉枢对质,看看那少年是不是真的想要盗窃皇室宝藏,是真是假,一问便知。可是现在,云笑居然抽身逃走了,玄浩然一边呵斥严雍废物,一边却是对那个叫做云笑,从未蒙面的少年,感到极度猎奇了起来。玄浩然自然是听过玉壶宗宗主新收的弟子,这在整个玄月帝国都算是一件大事,可正因为如此,他才对云笑的实力有所猜想。哪怕是那位玉壶宗年青一辈的第一人莫晴,最多也就合脉境初期中期的层次吧,云笑刚刚参加玉壶宗没多久,有没有打破到合脉境都仍是两说呢。乃至哪怕云笑打破到了合脉境,又怎样可能在灵脉境中期的严雍手中逃脱呢,玄浩然清楚地知道,玉枢并不比自己快多少,那之前在藏宝库之前,又生了一些什么呢?一时之间,玄浩然和玉枢目光对视,两边谁都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?